【为国争辉南通人】季德胜:从劳苦大众中走出

时间:2019-08-10

  1944年夏,季德胜在安徽黄山境内,原青岛啤酒经销商创立威士忌VETO品牌立志用深度,发现药材“七叶一枝花”对治疗蛇毒有奇效。他先制作单方,后制作复方,最后还冒着生命危险,用自己的身体各部位反复试验,终于制成一种治疗毒蛇咬伤而又速效的“季德胜蛇药片”。 经历新旧社会两重天,饱尝人间心酸的季德胜,将蛇药秘方献给了政府,并在中医院开设“蛇毒门诊”,亲自坐诊,为患者疗伤解毒。 季德胜将总理的教诲牢记心中,不断开拓蛇药的用途和市场。仅1958年,该药就远销亚非欧等13个国家,成为当年国际上治疗蛇毒、毒虫咬伤最有效的药品。时至今日,季德胜蛇药还被解放军列为军队特需药品,出现在我国出征的维和部队和有关特勤兵种的药包中。 用蛇药治疗癌症,本就是个奇迹,而创造这个奇迹的人,首推季德胜。近日,市肿瘤医院“季德胜蛇药联合化疗治疗原发性肝癌的临床观察”课题中发现,运用季德胜蛇药联合化疗治疗原发性肝癌,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临床疗效,且能够明显改善肝功能及患者生活质量,且不增加毒副反应。虽然该课题仍在研究阶段,但用南通本地祖传秘方“季德胜蛇药”治疗肝癌的新思路,让医学界对于治疗癌症,多了一条探索的道路。 1940年,季德胜辗转到达无锡摆摊谋生。在了解到季德胜蛇药的神奇之后,日本军医武田太郎希望通过金条,购买蛇药配方。季德胜没有等对方把话说完,就呛声:“办不到。”此后,武田太郎找人在江阴将季德胜打得遍体鳞伤,昏死过去,几个月后身体才恢复。就是这样,季德胜也没有将自己的蛇药配方透露给日本人。 在建国初期,被毒蛇咬伤,是底层农民在田间劳作中容易遇到的不幸。在抗毒血清还未普及的年代,季德胜蛇药不但挽救了很多人,而且因为药方中选材平常,无名贵药材,价格低廉,容易得到,成为建国初期普通劳苦大众的救命药。 季德胜一生与蛇联系紧密。小时候,他就随着父母在外流浪,后来母亲和弟弟都饿死了,父亲也因病离他而去,季德胜只能通过父亲教他的捉蛇本领,勉强活下来。父亲临终前,再三嘱咐季德胜:“要守住祖业,捉毒蛇,制蛇药,坚持救死扶伤,坚持‘穷人吃药,富人还钱’。”从这以后,季德胜挑起了白木药箱和两篓毒蛇,孑然一身,独行千里,过起了跑码头、闯江湖的生活。 根据多年治蛇毒、制蛇药的经验,季德胜已经深谙各种毒蛇习性,能从毒蛇咬伤的症状,伤口上的齿印、深度等判断患者被什么类型的毒蛇咬伤,以及中毒的轻重程度。有一次有位外国专家来参观,季德胜现场有意让一条蝮蛇将自己咬伤。在外国专家惊恐的眼神中,他口服两片蛇药片,随后又将蛇药片捣碎,敷在伤口处,然后引导外国专家继续参观。这位外国专家被季德胜的自信和胆量所折服,上前和他紧紧握手,并连声称赞。 1981年,一代蛇药大王季德胜与世长辞,享年83岁。在他晚年时,季德胜将自己毕生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自己的学生,还将“蛇毒与癌”作为一项课题开展研究。临别之时,季德胜还不忘自己的蛇药,他对后人提出了殷切希望:“你们要保证质量、不断改进、不断提高,不能停止在原有水平上。” 据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援建坦赞铁路工作组翻译马宛根口述道:当年前去支援的一位乔姓大夫在值班,就碰到当地游牧民族马赛人送来一位被蝮蛇咬了的黑人小伙子,最后是靠割开伤口,敷上季德胜蛇药,连用7天,才把这个小伙子从死神手上救了回来。 1958年,年逾花甲的季德胜应邀到北京参加全国医药卫生先进工作者大会。在会上,周总理对他说:“季德胜同志,你的蛇药和医术很好,你要不断学习,继续前进。” 季德胜,我国久负盛名的蛇伤专家,中国医学科学院特约研究员。在旧社会是一位捉蛇的叫花子,吃不饱、穿不暖、到处流浪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将祖传6代的绝密配方献给国家,挽救了许多普通百姓的性命。 新中国成立后,南通市政府请季德胜出山,希望他将自己捉蛇制蛇药的手艺贡献给社会,造福更多的百姓。

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
联系我们

400-28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哪个彩票网站(安全)